MulerJ

直到有一天,连名字都开始陌生起来。

MUCHKAM:

青藏 川藏 滇藏 每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心里总会充满感激 !回到城市每每想起这 都是一种病 在城市里无可救药 来到这即不药而愈 .

旅行精选:

Rick's Cafe:

死是生的序曲,在恒河畔的圣城瓦拉纳西,这一点不言自明,被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尊为的圣地的瓦拉纳西无疑是最能代表印度风格的城市,这里也据说是唯一一个从史前时代就有人居住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城市,离开了交通焦灼的市区,来到恒河畔的古城区,两米来宽的狭窄巷道迷宫一般盘踞着,错综复杂,转角处的牛慢悠悠踱步,偶尔在垃圾堆旁觅残食,路边的狗旁若无人得侧躺在地上打盹,走到河边的石阶,会发现视线豁然开朗,这也是最吸引来者的恒河沿岸长达3公里的数十个Ghat,来瓦拉纳西,大可以花上几天时间沿着河边来来回回漫步,发呆,默默地打量这个浓缩的小宇宙:一些印度教苦修者,衣着褴褛,须发凌乱,脸上涂着白色颜料,眉心轮点着朱砂,他们的目光似乎没有焦点,他们的时间似乎也没有流逝,他们传达着一种“世界以痛吻我,我愿回报以歌”的坚韧觉悟;沐浴的当地人仅穿着内衣裤,站河畔齐腰深的水里,手捧恒河水自头顶浇下,在晨曦中洗去身体的污垢,他们嘴里或念念有词,或闭目冥思,沐浴既是日常,又是礼拜;身披素袍的少年们做着类似于早朝的清晨瑜伽,身体扭曲,表情却依旧放松,毕竟是孩子,有时见到路人游客的镜头,也会报以羞赧一笑;恒河夜祭仪式中穿橙色丝绸上衣,斜跨米色饰带的婆罗门祭祀,手执火焰明亮的眼镜蛇灯,沉浸于宗教的世界里吟唱舞蹈,心中有神祗的人,神情里透出坚定的力量,你不得不相信,即使是他人的信仰,也能带给你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染和震撼。。。


最怵目惊心莫过于烧尸码头,从我住的guest house出门到河边不过20米,刚走到石阶处猛然见到2米开外一推柴火熊熊燃烧,定睛一看才发现柴火堆中焚烧的是一具尸体!尽管有裹尸布包着,但是从头颅到脚趾的炭黑的人体躯干还是清晰可辨,就这么出神得望着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的尸体,脑海里也解封了早已先入为主的关于生死的定义——别忘了那只是躯壳的尘归尘土归土,而灵魂洗尽此世的尘缘,在恒河河水每一处涟漪或激流中,翩翩起舞,轻盈地迈向新生


在瓦拉纳西,似乎看尽了人这一生的尘缘,你感觉不到狂喜,也感觉不到悲怆,生是寻常,要如夏花般灿烂,死亦淡然,仿佛秋叶般静美,灵魂都无尽的亘古中跌宕,摇摆着多舛的命运,不断轮回

好棒

巡歌:

脚下的'路"

我走过无数条路,对于它们总是心存感激.是它们承载着我的梦送我去远方.而我也在它们的脊梁上留下了一些浅浅的印迹.向世人展示着我也曾来过.

大疆创新:

【Lost in Arizona】

亚利桑那州(State of Arizona)是第48个加入美国联邦的州,位于美国的西南方。该州同时也是四角落州之一,与新墨西哥州、犹他州、内华达州、加州和墨西哥为邻,并与科罗拉多州相连。满天黄沙里径直无尽头的公路与幻化成点的白色车身让人忍不住生出不顾一切随心远行的冲动。


创作者:airlapse.ch

要么活在记忆里,要么将此生托付给眼下的一刹那,抑或是活在对将来的期望之中.

至深的爱很难容得下玩笑。

别人的手机:

王俊锋:

方拍·空间七所 | 旅途 (二)

不知道那些开着车的人是否跟我一样,行进在让人窒息的风景中,分裂成两个自己,一个看景,一个开车。而如果不出意外,看风景的自己都会轻松地说服开车的自己刹车熄火,窜出车外,继而以一种此生只来这一回的饥渴尽情迷醉。在美妙的旅途中,这样的冲动经常因为过于频繁而变成一种强迫,无力抵抗。正因为如此,我数次放弃开车而坐上游船或者飞机,那样,可以将看风景的自己囚禁。